三牛网站 > 武侠修真 > 长生 > 第七章 墓中古籍

第七章 墓中古籍(1 / 1)

正在出神发愣,突然听到了林道长和巴图鲁在说话,声音是自屋外的大街上传来的。

听到二人的声音,长生急忙翻身下床,开门来到了街上,快走几步跟上了二人,“林道长,听三哥说你们要出去办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林道长笑道,“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回去休息吧。”

见长生还想说什么,一旁的巴图鲁出言说道,“你知道我们要干啥就想跟着去,赶紧回去,别添乱。”

听巴图鲁这么说,长生知道自己确实帮不上忙,只能驻足止步,目送二人往北去了。

待二人走远,正准备转身回去,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乡人在售卖红果,便走过去买了一些,用衣服兜了回去。

回到院子,向店主讨要了几个陶碗,将那红果洗了,盛了几个敲开了老二李中庸的房门。

李中庸开门将长生让了进去,一边自桌旁摆弄着什么,一边与长生说话。

屋子正中的桌上放着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材质不尽相同,有的是木头雕刻的,有的貌似是金属熔铸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瓶瓶罐罐,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硝石和硫磺气味。

“二哥,你在做什么?”长生好奇的问道。

“我在推敲墨子呢。”李中庸随口回答。

长生不太明白李中庸的意思,又见他正在忙碌,无心与自己说话,便识趣的退了出来,又回到屋里端上盛有红果的陶碗去敲老三陈立秋的门。

陈立秋开门,手里拿着一支毛笔。

人家来送东西,不让人进门是不礼貌的,更何况陈立秋很喜欢长生,便热情的招呼他进去,随手拿了一个红果坐到桌旁,一边咬嚼,一边提笔书写。

“三哥,你忙,我不打扰你了。”长生想走。

“没事儿,坐会儿吧。”陈立秋挽留。

听陈立秋这般说,长生便没有急着走,眼见门旁有个板凳,便弯腰拿过,自门旁坐了。

“你坐那么远干嘛,跟个受气儿的小媳妇似的,过来坐。”陈立秋说道。

“你正在写信。”长生说道。

“我写我的,你又……”陈立秋说到此处反应过来,“哎哟,你小子不会认字儿吧?”

“嗯,识得一些。”长生点头。

“难得,谁教你的?”陈立秋随口问道。

“原来村上有个老先生,农闲时节我就去他家学字。”长生回答。

陈立秋笑道,“那你从门口坐着吧,我写的东西你不能看。”

“三哥,你有心上人吗?”长生问道,几人之中陈立秋最为随和,他也很喜欢陈立秋。

“那是自然,我长的这般英俊倜傥,怎么可能无人青睐。”陈立秋半开玩笑。

长生笑了笑,起身告辞,“三哥,你忙,我再去给四姐送几个果子。”

陈立秋咬嚼着红果,含混应声。

长生随后又敲开了老四田真弓的房门,男女有别,他本不想进屋,但田真弓只道有东西要送给他,非要让他进去。

和陈立秋一样,田真弓原本也在桌旁书写什么,不过她写的不是书信,而是往一个厚厚的文簿上记录着什么,在田真弓拧解包袱的时候长生无意的瞥了一眼那个文簿,却发现那个文簿上的文字与常见的汉字多有不同,一半以上的文字他不认得。

不多时,田真弓转身,手里拿着一支笛子,“这个送给你。”

长生疑惑的看了田真弓一眼,随后又低头看那笛子,那笛子通体青绿,灵光内敛,竟然是由一整块绿色玉石雕凿的玉笛。

此等珍稀贵重之物,他自然不能要,连连摆手,坚决谢绝。

田真弓不由分说,将那笛子塞到了长生手里,“我本不擅长吹奏,留着也无用处,你拿了去,也算物尽其用。”

见长生面露惶恐,急切的想要递还,田真弓急忙出言说道,“这笛子不是我的旧物,而是中途得来的,你的笛子留在了老牛的坟里,这支便送给你,他日演奏道乐你也用得上。”

不等长生说话,田真弓便岔开了话题,“对了,你识得乐谱吗?”

长生摇头。

“那你能熟记五音吗?”田真弓又问。

长生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先演练一遍,我拨弦于前,你模仿吹奏。”田真弓说道。

田真弓言罢,不等长生表态,便走向床头,自床上拿过一个黑布包裹的乐器。

待得田真弓扯下黑布,长生方才发现那是一件五弦琵琶。

田真弓怀抱琵琶斜坐桌旁,伸手翻动那个厚厚的文簿,片刻过后自其中找出一副曲谱,深深呼吸之后开始抚奏。

弹过一段儿,田真弓停了下来,歪头看向长生,待他吹奏模仿。

“你先弹完,我再吹奏。”长生说道。

“这首曲子你之前吹奏过?”田真弓颇为意外。

“我没吹过,也没听到过。”长生摇头。

“你只听一遍,便能记得全曲?”田真弓半信半疑。

“不晓得,姑且一试。”长生讪笑。

听他这般说,田真弓便直接将曲子弹完,她弹的是一首春江花月夜,成词于唐早期,也是乐器琵琶最著名的代表作品。

待琵琶余音消散,长生开始横笛吹奏,他是第一次吹奏玉笛,没想到玉笛比竹笛扬声要好得多,起音起的太高,无奈之下只能高起高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长生吹奏结束,田真弓眉头微皱,她皱眉不是因为长生吹的不好,而是长生吹的太好,堪比专职乐师,她怀疑长生之前曾经吹奏过这首曲子。

“吹的挺好,再来一曲吧。”田真弓说道。

长生点了点头。

此番田真弓没有再翻看曲谱,而是闭目沉吟片刻,直接开始抚奏。

长生虽然不懂曲目,却能听出田真弓此番弹奏的曲子很是伤感,缅怀思念的情绪很是浓重。

待田真弓弹完,长生再度开始模仿,知道了玉笛的特点,拿捏的便很是精准,他尚未自痛失老黄的伤感之中走出来,吹奏这首曲子令他颇为难受。

好在吹到一半时,陈立秋受不了了,自隔壁房间大声叫嚷,“哎哎哎,老四,你搞什么呢,能不能来点儿喜庆的?”

听得陈立秋的呼喊,长生停了下来,一直在闭目聆听的田真弓也睁开了眼睛。

“吹的很好。”田真弓叹了口气。

担心对方怀疑自己作弊,长生小声解释道,“这首曲子我真的没听过。”

“我知道,”田真弓缓缓点头,“这首故乡的樱花是我们那里的曲子,你不可能听过。”

长生不知如何接话,只得默不作声,站立一旁。

田真弓貌似想到了什么,眼神迷离,随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长生有心离去,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手里的笛子,这根笛子他吹奏过,退回似乎不太好,但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这么拿走似乎也不太合适。

最终还是田真弓回过神来,冲长生微笑说道,“没想到你对音律有如此天赋,他日再作法事,便不虞无人吹笛了。”

长生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

田真弓又道,“你先回去休息吧,笛子拿走,莫要再推辞。”

听田真弓这般说,长生只能道谢收下,告辞离开。

回到房中,长生躺卧在床,此番他是真的撑不住了,一连串的变故令他身心憔悴,闭眼之后很快悠悠睡去。

醒来时是入更时分,不是睡醒的,而是被一声巨响给惊醒的,那巨响彷如闷雷一般,貌似就发生在附近,房中的陈设物件都为之响颤震动。

就在长生急切开门想要跑出去察看究竟之时,遇到了同样开门出来的陈立秋,与他的惊慌相比,陈立秋显得淡定许多,摇头叹气,一脸的无奈。

“三哥,你可曾听到了异响?”长生问道。

“我又不是聋子。”陈立秋随口说道。

“怎么一回事?”长生追问。

不等陈立秋回答,长生便发现有烟雾自李中庸所住的房间里冒出,“不好,二哥屋里失火了。”

“失什么火呀,”陈立秋伸了个懒腰,“这不是头一回了,不用管他,走,出去转转去。”

长生不明所以,有心过去查看究竟,但是见陈立秋如此淡定,而李中庸和住在李中庸隔壁的田真弓都没有开门出来,便知道类似的事情可能之前发生过多次,他们貌似已经习惯了。

跟着陈立秋来到街上,一回头恰好看到正在开窗通风的李中庸,李中庸蓬头垢面,眉发多有被燎烧的痕迹。

发现长生在看自己,李中庸有些发窘,尴尬的冲长生笑了笑,转而自窗口缩回头去。

长生心中疑惑,便快走几步,跟上走在前面的陈立秋,“三哥,二哥在做什么?”

“在作死。”陈立秋随口说道。

长生不明所以,歪头看他。

陈立秋无奈,只得说了,“哎,自从搞到一本墨子,他就再没消停过,一得空就瞎折腾,炸过好几回了,这回动静还算小的,上次在齐州将人家客栈都给炸了。”

陈立秋说完,自路旁买了两块米糕,递给长生一块儿,转而继续说道,“你没见我都不敢住在他隔壁吗,以后你也离他远点儿。”

“墨子是什么?”长生问道。

“一本记录了机关造物的古籍。”陈立秋回答。

见长生一脸疑惑,陈立秋又随口说道,“你不可能知道那东西,那是春秋时的古籍,秦时被列为禁书,都被烧了,他得的那捆竹简乃是绝世孤本。”

“既是孤本,他又是自哪里得到的?”长生问道。

“还能从哪儿啊,墓里呗,”陈立秋咬嚼着那块儿米糕,“师父只是不让我们拿取墓中金银,却不曾禁止我们拿取古籍典藏。”

陈立秋说到此处回过神来,歪头看向长生,见长生一脸的愕然,尴尬笑道,“嘿嘿,我好像说漏嘴了……”?

最新小说: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真门派战国路 修罗神帝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我在洪荒养剑 西游:我是妖王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大唐斩妖人 如水剑道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