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网站 > 武侠修真 > 长生 > 第三十九章 歧黄之术

第三十九章 歧黄之术(1 / 1)

千金翼方分为上下两卷,长生用了七天时间将上卷辨症施治的内容尽收脑海。

能够做到过目不忘固然难得,但最难的还是举一反三,做不到举一反三就不能活学活用,不能活学活用就是死搬教条,照本宣科,迟早会闯下大祸。

人之所以会生病,根源就是体内的五行出现了盈缺失衡,以不同的药石进行扶正纠偏就是施治,但这看似简单的辨症施治却蕴含着无穷的变数,以风寒为例,同样的症状,男女下药就不一样,男子为阳性,下药时阳性药物就要略减。

同样是男子,不同的年纪下药也不相同,壮年男子比老幼男子阳气要重,下药时阳性药物还要再减几分。

可不能小看减少这几分,一张药方由几种乃至几十种药物组成,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种药物份量的减少,其他药物都需要作出调整,有的要减几分,有的则要加几钱。

此外,书里记载有几千种药物,搭配组合复杂而微妙,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描述,就像手下有几千个不同的士兵,在敌人来袭时要根据敌人的不同自兵营里挑出能够战胜敌人的士兵出城迎战,在挑选士兵时不但要权衡这些士兵能否打败敌人,还得考虑到派出去的这些士兵会不会自相残杀,窝里斗。

推研学习的同时,长生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杀人比救人容易,世人常说是药三分毒,这话不假,一张药方里通常只有一到两味主药,其他的全是辅药,辅药的作用有时候只是克制主药的弊端,并没有治病的效果。

如果只考虑药物对病人有利的一面而不考虑其副作用,那开出的药方就可能害死病人。

悟性低的人纸上谈兵,悟性高的人触类旁通,在记忆推研药方的同时长生还发现了另外一个规律,那就是药理与道理其实是相通的,任何事情都有阴阳两面,遇到一件事情时不但要考虑到好的一面,还得考虑到它不利的一面。

以大补气血的人参为例,肥胖之人不宜,失眠夜惊之人不宜,脾胃虚寒之人不宜,如果下药时只想到人参的好处而没有考虑到它的弊端,开出的药方就可能加重病症,气血两亏的病人本来就需要静养休息,结果服药之后不化饮食,夜不能寐,那等同把病人给害死了。

这个药理若是用作人生道理,那就是看似很好的东西不一定适合所有人,要给别人一样东西,首先要看别人需要什么,别人需要的东西才是好东西,别人不需要的东西,给予者非要一片好心的强加给别人,很可能会害了人家。

一个好大夫可能不精通人情世故,却一定明白阴阳道理。

长生随身带了很多干粮,他饭量也不大,一天半个火烧足够了,天气干燥寒冷,火烧也不容易腐坏。

再加上他自山村长大,可以自林中寻找可吃的草根,最常见的就是杏叶沙参和桔梗,前者俗称老母鸡肉,后者俗称光棍头,根茎肥大,可以食用,入口也没什么异味。

除此之外他还会钓鱼捉虾,他身上有个擦石火折,还有半袋盐巴,生计没什么问题,不过他很少生火,因为担心烟气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只是偶尔在中午时分生堆篝火,选用的也都是干柴,尽量减少烟雾。

换做旁人,离家日久免不得想家,但他一直孑然一身,只有老黄与他作伴,老黄死后他再无牵挂,独居山野也不感觉寂寞,只是偶尔会为巴图鲁等人担心,不知他们身在何处,境遇如何。

确定将上卷完全记住,长生将其付之一炬,这些东西若是被别人看到,会暴露他的身份并为其带来灾祸。

下卷长生看的很慢,上卷他是抱着推研学习的心态,但下卷他是将其当做验证和考验的,削了一方木片将书页遮住,只看右侧症状,不看左侧药方,根据症状自脑海里斟酌配比,开出药方,认真推敲之后挪移木片,再看孙真人所开药方,然后两相比对。

最初几页他想出的药方与孙真人的药方差别很大,孙真人乃是神医,开的药方肯定不会有问题,有所不同自然是自己开的药方有瑕疵,抱着这种心态推敲斟酌,查找差距,不惜耗时费脑也要想明白孙真人为什么这么下药。

这个法子是最耗费心血的法子,也是进步最快的法子,歧黄之术的提升可谓一日千里。

欣喜之余长生亦有感触,之所以进步神速有两个原因,一是自己聪明用心,二是得益于药王孙真人无声的提携,孙真人是真正的岐黄圣手,有这样的先生他才能进步神速。

五页的第二例,长生开出的药方竟然与书中的药方大致相同,只是其中几味辅药差了几钱,这令他欣喜若狂,开出这个成功的药方并不只是一个病症一个药方的正确,而是意味着他能在几千个士兵中很精准的挑出十几个可以出城迎敌的士兵。

此后每一页长生都能在十几个病例中配对几个药方,正确的次数越来越多,药物的剂量也越来越精准,从最初的差几钱,到最后甚至一分不差。

到得下卷还有一半时,长生已经能够做到十发九中,不很精准的一次也没有大问题,只是辅药用的不同,他用的是三钱甘草,而孙真人用的是二钱黄芩。

黄芩和甘草都是清热解毒的,功效差不多,用谁作为主药的辅弼差别不大。

如果换做旁人,一定会就此略过,不做深究,但长生不肯,此时的他对歧黄之术已经多有了解,了解的越深,越是心存敬畏,用药就是下毒,马虎不得,他必须弄清楚孙真人为什么用黄芩而不用甘草。

推敲良久,始终搞不明白这两者的区别,黄芩和甘草都可补脾益气,清热解毒,药效极为相似。

思考推敲是最累人的,想到最后长生甚至胸闷头晕,即便如此他仍未放弃,人命不是儿戏,必须做到精益求精。

苦思良久,终于恍然大悟,经络归属,黄芩主走肺经,而甘草主走心经,黄芩比甘草多了一样功效,止血,久咳之下肺脏必然受损,清热解毒的同时辅以止血很有必要。

想明白了其中缘由,长生对孙真人佩服的五体投地,高手就是高手,不服不行,信手拈来,面面俱到,无懈可击。

待得下卷还剩下三页时,长生已经能够做到十发十中,配药剂量毫厘不差。

具体自山中待了多久他已经记不得了,火烧早就吃完了,水潭里的鱼虾也被他吃了个干净,原本光秃的树枝也早已长出了绿叶。

到得这时,长生知道自己该走了,再不走山中的荆棘就会长出,雨水也会频繁,蛇虫也会更多。

最后三页只有一个方子出了问题,也是极小的差别,照例还是进行推敲,不过心态不同了,久推不下之后他甚至怀疑孙真人是不是书写之时出现了笔误。

不过最终他还是发现是自己出了问题,孙真人之所以用了白茯苓而不是茯苓,乃是因为这个方子只适合妇人使用,而白茯苓不但可以宁心安神,还可以美白肌肤。

想明缘由之后,长生抬手拍头,所有在某一方面取得过人成就的人,必定有其过人之处,对于这些人必须心存敬畏。

将余下的病症配出药方之后,长生将千金翼方的下卷也付之一炬,实则千金翼方中所记载的病症和药方并没有涵盖所有的病症和疑难杂症,不过对于那些书中没有记载的病症他也不会束手无策,因为歧黄之术触类旁通,无非是辨症施治,酌情配比。

长生准备走了,不过动身之前他还有些事情要做,那套士兵的衣服自然不能穿了,得烧掉。

那个装有回天金丹的木盒也不能随身携带,此前他曾经看过木盒里的丹药,里面共有九枚由蜡封包裹着的丹药,最下面一排是三枚解毒丹药,都是绿色的,只不过颜色深浅有所差别,木盒隔板上有字,浅绿色的名为解毒丹,绿色的名为解毒灵丹,深绿色的名为解毒金丹。

第二排是疗伤丹药,皆为红色,浅红的名为疗伤丹,红色的名为疗伤银丹,赤红的那枚则是疗伤金丹。

最上面那排是三枚回天续命的丹药,浅黄色的那枚命为回天丹,白色的那枚为回天银丹,金黄色的就是他必须送到阁皂山的回天金丹。

沉吟过后,长生自木盒里取出了四枚丹药,分别为解毒丹,疗伤丹,回天丹和回天金丹,前三枚是他为自己准备的,此去阁皂山路途遥远,免不得遭遇各种意外,即便他深谙歧黄之术,遇险之后也来不及配药自救,这三枚丹药都是成药,必须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那柄寒月长刀也不能带在身上,他不会武功,隐藏行踪是最好的自保方式,带了长刀在身边弊大于利。

他有个习惯,暂时用不到的东西就会藏起来,他不舍得将长刀埋在土里,便自附近找了棵死树将长刀藏进了树干。

不过藏好之后他又改变了主意,不能藏在死树里,万一被乡人砍了,长刀岂不丢了,得藏在活着的树里,寒月长刀锋利异常,割开树干轻而易举。

除了长刀木盒,他身上还有一根笛子,这是武田真弓送给他的,眼下也不能带在身上,与长刀木盒一并藏进树里。

藏好东西,长生自石洞里睡了最后一晚,拂晓时分,动身上路……

最新小说: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我在洪荒养剑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大唐斩妖人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西游:我是妖王 修罗神帝 如水剑道 修真门派战国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