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爆杀(1 / 1)

“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就在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等待警视厅鉴识科的人员给出现场信息的时候,作为馆长的落合馆长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落合馆长啊?真中老板死了!”

“啊?真中老板死了?”

“是的!能问问你们馆里的工作人员,有人目击到凶杀过程吗?”

“当然!我这就去召集他们!对了,我们作为美术馆,为了防盗是有摄像头监视的!或许你们可以去监控室看看影像?说不定对于破案可以有什么帮助!”

“咦?有道理!目暮警部,那我们就去监控室看看吧?”

“好!”

于是让鉴识科的人继续在现场收集证据,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部等人在馆长的带领下向着监控室走去。

“咦?有了!真中老板进来了!他在左右打量,还低头看手表!看他的表情好像很焦躁?是有什么人和他在这里约定见面吗?他要等的人呢?不会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吧?”

就在毛利小五郎盯着监控屏幕分析的时候,一直被他当成背景的中世纪骑士盔甲突然动了起来,在他都有些吃惊的速度下,一剑劈在了正背对着他的真中老板!

随后没有立即死亡的真中老板就和他左躲右藏,开始了秦王绕柱走模式。

可惜真中老板修炼的不到家,在他试图从桌子上拿什么东西写的时候,转过身来的盔甲对着他前胸又是一剑。

接着一把将他的脖子锁住,在他绝望的眼神中左手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右手举着手里的宝剑,对着他的喉咙狠狠地刺了下去。将他牢牢的钉在了墙上。

“这个画面!这个画面!叔叔,你还记得挂在地狱厅里面最显眼的那副画吗?”

“那副画?你是说?天谴?”

“没错!你不觉得场景简直是一模一样吗?”

“这个的确是!难道是凶手在模仿这幅画的手法犯罪?那么他的目的是?”

嘴里应付着柯南的探讨,将堵住小兰双眼的手掌放下后,毛利小五郎忍不住沉思起来。

之前他只是以为沙雕们在消遣,开他玩笑的话,突然又被他记了起来。

“馆长牛批!”

“满身肌肉……”

想到刚刚监控里面那中世纪骑士盔甲的一套行动,毛利小五郎都忍不住点头赞同起来。

身穿着那套中世纪盔甲,还能一手将真中老板举起来,一手举剑稳稳的从他喉咙那里刺破,将半截剑身钉入墙中。说实话,要不是毛利小五郎亲眼所见,他都要怀疑这东西真的是小兰说的美术馆幽灵了。这特么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更夸张的是,这都不是一个年轻力壮的肌肉男做的,而是眼前不远处这个正和手下工作人员不知道讨论什么的白胡子老头做的。这尼玛也太不科学了吧?现在行业竞争就这么卷了吗?美术馆馆长还兼职保安队队长吗?用得着天天撸铁练肌肉?这也太强了吧?我是不是也该反应一下,偶尔去练一练已经快被自己丢下的柔道了啊?丝毫没有意思到自己女儿也是怪物的毛利小五郎下意识的拖着小兰后退了两步。

选择离落合馆长这种狠人稍微远一点儿。

而没有得到毛利小五郎积极回应的柯南此刻已经顾不上理会他在想什么了?被毛利小五郎知道自己不是普通的小学生后,柯南在他面前更加的放肆了。

听了目暮警部对落合馆长一行人的询问后,觉得没有什么线索的他就自己爬在监控屏幕前,拖着监控进度查看了起来。

“小兰姐姐带着我和叔叔路过地狱厅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那时候过道被防止了正在维修,非工作人员勿进的告示牌。而等到我们准备回家的时候,也就是下午五点,告示牌又消失了!刚刚的录像上,凶手袭击真中老板的时候是四点半,所以那块告示牌就是凶手立在那里的!凶手利用了告示牌,盔甲,还能地狱厅那昏暗的环境,将真中老板约过去,这种熟悉的有预谋的布置,只能是熟悉美术馆内部布置的工作人员。所以凶手就在身后这些人之中啊!”

没有沙雕们的提示,但是靠着自己的推理,柯南还是同样将怀疑的目光放在了内部人员之中。

而有了这个想法后,之前在天空展览馆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立马就被他联系了起来。

“洼田有杀人动机,饭岛也有杀人动机,包括落合馆长也有杀人动机!可是到底是他们之中的谁动的手呢?找到了,就是这里!”

一帧一帧又将整个凶杀过程翻了一遍的柯南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真中老板被凶手背后砍了一剑后,闪身躲过凶手时,将凶手晃的打了一个趔趄后做的一个动作。刚刚大家都被监控里的血腥场面吓到而下意识的忽视了。

真中老板貌似从凶手趔趄的时候看到了凶手的样子?他靠在墙上,慌乱的将一旁桌子上的纸笔拿了起来。

他在争分夺秒的写着什么,然后扔掉了手里的笔,随后被转过身来的凶手扼住咽喉,钉死在了墙上。

而那个纸条?真中老板一直死死的握在手里,凶手没有发现?太好了!

看到这里的柯南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什么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就图一乐!真要破这种凶杀案!还得我名侦探工藤新一啊!

“哈哈哈!”

想到得意处,柯南忍不住傻笑起来。

而他的笑也终于让毛利小五郎想起了现在的情况。落合馆长为什么要杀真中老板,在天空展览馆那里目睹了一切的他已经很明白了。虽然他有些同情落合馆长的遭遇,但命案就是命案。

他应该得到什么样的判罚,那是法院的事情。而作为一个侦探,他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凶手捉拿归案。

听到柯南傻笑的他立马就明白了柯南已经有了发现,再一次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妖孽的他蹲下来开始询问柯南的发现。

而不用给毛利小五郎一针就可以说出自己破案思路的柯南虽然有些遗憾没能亲自将整个犯罪过程呈现在大家面前。但是想到不用装也轻松一些的他还是急忙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毛利小五郎。

于是在监控室的一行人又转场回来到了凶杀现场。

在现场忙活了半天,屁都没发现的鉴识科咸鱼们随着目暮警部的指示,一边喊着好厉害,一边从真中老板的手里将他死都要握在手里的小纸条扣了出来。

然后在目暮警部兴奋的表情下,缓缓打了开来。

“洼田?”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我?绝对不可能是我啊!”

随着看到自己名字在纸条上的洼田,满脸慌张的跪在地上开始解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居然是洼田杀了真中老板吗?还真是意外啊!”

“哈?这有什么意外的?他不杀才意外吧?他偷卖美术馆画作的行为已经被真中老板发现了!真中老板正追着他要债呢!还不起钱的他,还能怎么办?”

“说的也是!”

“所以就是洼田了?好家伙!真凶残啊!没想到我们之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听着身后的窃窃私语,以及随着这些窃窃私语已经心如死灰的洼田。毛利小五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最新小说: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斗破:蛰伏十年,未婚妻雅妃! 许愿系玩家 龙族之我想建个养龙场 霍格沃茨之我是卡姐的狗 万界之召唤军团 龙族:制霸卡塞尔的我想要篡位 斗罗之我能听见千仞雪心声 我,希尔巴贡,是奥特曼 在柯南世界活下去(柯南之我真不是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