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牛网站 > >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 > 第247章 他看到的剑招,你莫要消遣本座

第247章 他看到的剑招,你莫要消遣本座(1 / 1)

青雀的讲述算不上多么难懂,在场的众人也是听懂了有关玉兆的些许原理。

这边三月听到星的吐槽脑中闪过一丝恍然:“好像是哦,但‘玉兆’这个名字好听多了。

“而且,普通计算机哪有这么玄乎的来历?博识尊亲自指点的技术

“黑塔女士的空间站里,我都没见过跟博识尊有关的东西。”

青雀耸了耸肩:“反正,不要纠结于名目之辩,只要机枢能有效运转,玉兆还是计算机又有什么分别呢?

“走吧,马上到穷观阵的阵心了,太卜应该已经在等我们了。”

随即众人在青雀的带领下顺着梯阶向下而去,直到那穷观阵的阵心去,远远看一眼,便可以看到那里站着一道娇小人影。

那人影粉色长发扎起,形似飞天髻,上着金黄云月簪,下垂两条低马尾,上着一身祥云纹白紫连身裙,胸前带着个占星盘的装饰,下裹一双摘斗云白连裤袜,脚下踏着双黑色短靴。

这人看着年纪不大,眉宇间却带着几分威严。

而旁边,则是看到了个熟人,是景元将军的投影。

“符卿,进展如何?”景元问道,言语间舒意自然,虽是形势紧张之刻,这位神策将军却是带着几分倦看云卷云舒的闲逸。

符玄叹了口气,和景元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比起来,她看上去倒是颇为劳累。

“涨落在乾、震之间,行有眚,无攸利。”

符玄话落,只见景元淡淡说道:“符卿,说人话,请。”

“......”

符玄沉默片刻,开始解释卦象:“大祸临头——就是太卜司今日的运势。

“穷观阵停转,符箓黯淡,司部内有星核邪祟未除。云骑忙于保护百姓,我欲恢复阵法,却无可用之兵。

“如此境地,还要去溯寻那复制他人诡兆的源头,可不是大祸临头?”

看着符玄,景元轻轻笑了两声:“哈哈,在我眼前的可是人称‘未卜先知,法眼无遗’的符卿啊,趋吉避凶不是你的看家本领么?”

符玄挑了挑眉:“这盅鸡汤就不用灌了吧,将军。运势涨落是天理之常,不要想着耍小聪明逃避唷。

“太卜司不过是将吉凶摆在眼前,尽力做出对的选择罢了,并无扭转乾坤的神通手段。”

这边,江余一行人走得愈发近了。

景元和符玄的闲侃,也偶有那么一两句能够落入耳中。

彦卿忽然脚步一顿,随即又赶紧跟上。

方才听到符玄说扭转乾坤的神通手段,不由得的让他想起了从江余那里学来那招天倾。

由于此招给这位天才少年留下的印象实在深刻,以至于莫名地就叫他联想到了这招的口诀。

所谓“阴阳扭转,浊落清浮,乾坤颠倒,地覆天倾。”,哪一句不是在说这逆天的神通手段呢?

虽说口诀过于狂拽酷炫霸屌炸天,但仔细回想,当日小鱼为自己施展剑招的时候,也的确将那洞天之中搅合的不得安宁。

彦卿是个很有上进心,也很坚强的孩子,当日的剑招甚至让他都心灰意冷了许久,可见其与彦卿所会对比落差之大。

仔细想想,彦卿并不觉得这口诀是唬人的。

毕竟当日小鱼用出这一招的时候,虽说没有真正做到地覆天倾,却也让那洞天之中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如今在回想起当日的情景,直叫人感到后怕。

彦卿还记得那日两人常常比试的洞天遭了殃,随着江余施展剑招,可见:

“狂风大作,黑云盘绞。狂风大作似刀响,黑云盘绞蔽穹天,紫电翻腾吼如龙!郁林倾轧,河水逆流。郁林倾轧身贴地,河水逆流倒悬天,汉霄一剑泻光来!是以百兽震惶,青山崩裂,厚土升浮,天河滂沱,老龙倒挂,神兵崩毁!陈兵不可当,古兽难活身!”

当真是个好法门!

如今再想起这件事,彦卿也只得感慨,江余这个人,不愧是古法御剑,完全用不到飞空机杼的天才。

哪怕是他也对江余的天赋感到艳羡。

像这种人,彦卿最深的感受正如《寰宇剑仙》中对主人公的描述一般:“独此一人,也便是万万年独领风骚;只此一身,亦能是亿亿年绝代风华!”

有时候,彦卿会忍不住去想,说不定,每日和小鱼切磋的自己其实是最了解他的人,在这方面,哪怕是将军也不能比得过自己。

而此刻,那边和符玄对话的景元也是开口道:

“正因如此,才需得符卿出马。想要捉拿这踪迹难寻的诡兆源头,非得未卜先知的符卿不可。至于人手助力,符卿你难道还猜不到吗?

“你不早就清楚,我对这件事安排了一支小队,和一支奇兵吗?瞧,他们到了。”

青雀道:“太卜大人,我们人都到啦!”

符玄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景元:“......将军在用人方面,虽是见缝插针,毫不手软...倒也不是不会体贴人。

“刨却星穹列车一行人,这五个,算是如今年轻一代里最具本领的组合了吧?”

景元微微耸肩,没有说话。

唯独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在说明,五小只凑在一起执行任务,是他有意为之。

这复制人身的诡兆任务艰难算是其一,自然要找些靠谱的人手,无论是小鱼儿,彦卿,青雀,亦或是白露,藿藿......都是天资聪颖和命理超常的角色——无论平日里表现得如何,实力上绝对说得过去,靠谱程度也不用过于忧心。

至于其二么......大概是因为那日在金人巷偶然撞见的聚会吧。

随后,符玄转头看向江余众人,说道:“青雀这孩子虽然平时看着不靠谱,关键时刻倒也尽力。”

青雀抬手抓了抓头。

太卜这样子当面夸她,还真有些难为情。

倒不是雀总脸皮变薄了,主要是不久前还想着接下来要迟到早退来着

随后,符玄又说道:“既然诸位如今已到,本座也就不再过多啰嗦。

“太卜司人手不足,我需要各位帮忙重启穷观大阵阵基——再顺道翦除星核邪祟。”

“这阵法我们也不甚了解啊!”星摊了摊手。

“无妨,有青雀随行指引即可,至于翦除星核邪祟,就要更多劳烦各位了。”

这边分配好了任务,听见旁边传来了江余的声音:“我寻思,这穷观大阵说到底是个机器,我倒是有些对此还算灵通的手段,不妨让我来试一试?如此,或许我们就不用太过繁忙了。”

众人循声看去,发现江余往前走了几步,蹲在了穷观大阵阵心中的法坛前面。

老杨见此情景,不由得眉头狂抖,一些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重新涌上了心头。

遥想那日,帕斯卡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到底也是没弄明白。

不过这地方是仙舟,算是小鱼的老家,想来应该不会

就在老杨觉得,罗浮上的人应该都对江余的手段比较熟悉,大概不会对江余那“神之一手”感到惊讶疑惑的时候,就听见符玄问道:

“什么手段?”

蹲在法坛边上的江余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道:“就是这个!”

符玄的目光在那洁白如玉的手臂上停留片刻,眼底泛起了疑惑,搞不明白江余究竟是什么意思。

虽说她倒是知晓江余曾靠拍一拍帮一个金人修好了故障,但毕竟金人是金人,穷观阵是穷观阵。

若是连穷观阵都能靠着他的拍一拍来修好,若是叫工造司的人知道,那帮人还不得觉得自己所学无用,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严重者,怕不是要以死明志

符玄摇了摇头:“小鱼儿,你莫要消遣本座。”

最新小说: 招募系统,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 吞噬星空:美食震惊宇宙 狂野山村,从草垛开始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你贩剑,我发癫,盛京城里我是爹 亮剑:让你发展,你带回一个师? 他不配你别哄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开局先刀养妹 崩铁:寰宇剑仙,玩家发癫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